分类
外汇交易方式篇

对冲基金与量化交易解密

解密对冲基金指数与策略

本书适合基金从业人士、机构投资管理人员、高净值人群、企业家、家族办公室从业者、高端财富管理业人士、理论研究者及有志于从事金融投资的各界人士阅读。本书是 [1] 国内对冲基金策略分类与评级体系研究的第一书。全书共分为5篇,细分为21章。第1篇对国外和国内的对冲基金的发展及面临的挑战做了梳理。第2、3篇对国内外对冲基金分类体系进行了举例及体系构建的研究,并详细介绍了国际市场上成熟的策略分类体系。主要策略为:股票多空仓策略、宏观策略、事件驱动策略、CTA策略、相对价值策略、基金的基金策略和行业策略。第4篇对对冲基金指数的发展、编制、维护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并对指数构建进行了全面系统的研究。第5篇对对冲基金评价体系进行了深入的解剖,对国内主要的基金评级体系进行比较,总结研究出对冲基金评级体系的构建。

解密对冲基金指数与策略 目录

解密对冲基金指数与策略 前言

自从1949年第一支对冲基金创建以来,经历了1949—1970年的初始阶段、1970—1986年的缓慢发展阶段、1986—2000年的高峰阶段(这一阶段的主要特点是大量金融创新工具的出现及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但是1998年的金融危机,大部分对冲基金损失惨重,标志着对冲基金黄金时代的结束)、2000 年以来的持续快速发展阶段。在20世纪70年代到80 年代,出现了一些有着高净值和先驱基金、捐赠基金的投资领域,20世纪90年代后期,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进入这一领域,这些机构投资者需要出台一些与传统投资类似的投资参考基准。对冲基金指数应运而生。随着对冲基金的日益发展、指数编制技术的不断进步,指数越来越显示出极端重要性,尽管人们对对冲基金指数这一新的投资领域仍保持怀疑,但是整个行业的发展一定会像股票指数和固定收益指数一样,来利用对冲基金指数。我们认为2012年将成为我国对冲基金大发展的起点。但是我国对冲基金行业的发展与国际水准还有很大的差距,在对冲基金指数方面,数量更少,公开发布的、针对国内对冲基金的指数仅有晨星和好买等少数几家,且编制较为粗糙,不具有权威性。

Equity Valuation and Stock big Buy Suggestion

已实现利润(realized return)不是从未来期望值来的。如果投资者可以预知,那就没有理由不继续融资(margin)买入。2019全年脸书涨了57%,从那时的角度,很多人觉得股价到顶,继续买入是疯狂的决定。可是脸书在2020年又继续疯涨了37%。Kenneth French提出已实现利润是从过去非期望收益(unexpected return)获得的。如果继续把这个答案延申,公司给出的财务报告是每个季度,所以之间的股价波动只可能是财务报表外的新闻或噪音。

故事

我的估值模型

  1. 从Damodaran的网站里找到行业平均PE,EV/EBITDA,税率/避税率,PB,WACC
  2. 用历史利润增长和行业平均PEG预估销售增长率
  3. 算出5年运行现金流(Operating FCF),我选择的是(levered)加了债务的现金流来包含资产结构的优劣
  4. 用1里面的行业平均值来算5年的公司价值,也被称为(exit value/terminal value/resale value)
  5. 用“(NPV+现金-债务)/ 股数”来和当下股价比较。

  1. 我假设的都是新冠前公司的增长率
  2. 公司目前估值低的事实无法忽略
  3. 公司已经发表声明,长期的债务不影响业务,而且”赔款方”已确认在2023年前免利。短期债务的增长目前暂时也有2.7倍的利息覆盖率支持。
  4. 公司的债务问题将会被准时解决

盖瑞特的债务问题

但是又由于数字的巨大,虽然利息被免去,会影响公司资产结构无法贷到更便宜的债来公平竞争。下图可以看到盖瑞特的贷款利息甚至比航空业还高出一倍。 (Garrett Motion, 5.125% 15oct2026,EUR,XS1884811594)

KPS方案起初竞标价格是21亿,后来增加了5亿到了26亿。具体是把除了霍尼韦尔以外的所有债务还清,公司被清算后重新发行股票。最后留给股东至少5亿的股权(500 million / 75.8 million OS = 6.59 每股)Garrett Motion Auction Process Yields Improved Bids

在10月26号,纽约州法官Michael Wiles认定了KPS方案作为(stalking horse 对冲基金与量化交易解密 bid)是最低价。如果盖瑞特最终选择了其他更高的竞标者,要给予stalking horse bid一定赔款。霍尼韦尔得到全款的概率不高,所以之后的上报中他们有提出可以给赔款折扣(haircut),具体数字应该目前没有披露。要注意的是所有的法律文件都非常难读,有多层含义,摸棱两可,可能是一方反驳另一方的声明等等。所以不可以完全相信。比如这封我和盖瑞特公司交流的邮件,他们告诉我之前的一些提案有不准确的假设: